赌性阻碍天下第一商帮取得更大成功?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插件 人气: 发布时间:2018-10-11
摘要:赌性阻碍天下第一商帮取得更大成功? 赌性 浙商

每年数以十亿元计的巨额赌资流向澳门,而且基本上有去无回;遍布本地的地下赌场,吸引着男男女女们狂热的心;围绕着“赌博”形成的产业链,严密而完善——这一切都让人为先富起来的浙商感到担忧,同时对追求财富的最终目的及其可能的结果产生疑惑。

救救那些嗜赌的浙商,也救救正经历着青春期躁动的中国民间商业文化。因为,它们很大程度上影响着中国的未来。

一线调查

浙商倒闭背后:赌博作怪?

赌性阻碍天下第一商帮取得更大成功?


对很多人来说,刚刚过去的2008年是难以忘怀的,而曾经在商场得意的浙江义乌人李辉(尊重本人意愿,此处为化名)却宁愿赶快忘掉这一年来接连不断的霉运。

从前身家近千万、出入宝马车,如今一贫如洗、有家不能归,李辉后悔做错了一件事:赌。

更让人吃惊的是,江湖传闻“浙商嗜赌”并非空穴来风,李辉的遭遇只是冰山一角。中国民间最活跃、最成功的一群商人,难道最终也要栽在“赌”字上?

初涉澳门

2008年年底的一天,杭州迎来入冬后的第一场雪,气温骤降至摄氏零度以下。在杭州体育场路附近一间茶室里,李辉一边喝着醇香的龙井茶,一边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他是这里的常客,每年龙井新茶刚刚上市的时候就会过来,喝完茶后,茶室老板都会送给他一些新茶带走。

“我就是一个生动的案例,这年头,赢了怕露富,输了怕丢人,谁愿意接收你的采访?想找赌博的人,算你找对了。”一个连遭挫败的人,居然仍不失豪爽。

李辉大口大口地抽着香烟,只是不再是以前47元一盒的硬中华,而换成了17元一盒的蓝利群。记者很难将面前这个神情有些焦虑的中年男人与两年前认识的那位意气风发的商人联系在一起。

两年前,李辉还是义乌一家不大不小的纺织厂的老板,效益好的时候雇有二三千名工人,自己日子过得很风光很滋润。现在,他把厂子卖了,房子也卖了,跑到杭州租了一间几十平方米的房子住着,轻易不敢回义乌。

当初,记者只是从他身边的朋友那里隐约知道他爱赌上两手,但没想到,一个“赌”字竟使他沦落到今天这步田地。

李辉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老板总喜欢跟老板在一起,交流经验,沟通信息,也一起娱乐——最常见的方式,就是找个地方关上门“小搞搞”(当地方言,即赌博)。

李辉说他难以免俗,跟着学会了赌博。开始时,大家真的只是“小搞搞”,筹码不高,输赢不大,“小赌怡情”。但好景不长,有些老板去了一趟澳门旅游,回来后大谈在那儿参赌的神奇感受。于是,已经上瘾的李辉决定也到澳门玩一把。

2007年“十一”黄金周,李辉头一次去澳门是跟着旅行团走的。他还清楚记得,那一次的感受可以用“震撼”一词来形容:一辆辆大巴士把刚刚抵达的游客一批批地送到那些豪华的酒店前,装修美轮美奂的餐厅和购物商场,各色各样的演出,特别是充满神秘感的赌场,就像一个巨无霸式的吸盘一样,一瞬间就把熙熙攘攘的人群吸得干干净净。

“这么多人光天化日下公然进行赌博,让我大受刺激。”李辉说。

当时他心里就像猫抓似的,跃跃欲试,马上换了1000元的筹码,心想输光走人。可惜手气不好,最多时输了近2000元,只觉得血往上冲,手心里全是汗。他说他不记得后来怎么又赢回来了,最终赢了大概有8000元,带着初战告捷的得意心情,李辉离开了澳门。

联手出击

正是这一趟澳门之旅,还有当天赢来的8000元,彻底改变了李辉的观念。他想,办企业赚点钱真是不容易,竞争如此激烈,每一个环节都不能出错,否则很可能前功尽弃。而澳门的赌场,让他看到一扇敞开的大门,走进去就能一夜暴富。

接下来那段日子,李辉好像着了魔一样,只要厂里的生意不太忙,就会抽出几天跑到澳门去,从一开始的图个新鲜玩玩,直到后来越陷越深。

由于跟旅行团出去不太方便,李辉索性办了港澳通行证,有时候直接去澳门,有时候从香港借道过去。2008年起,国家为刹住内地人赴澳赌博之风,收紧了澳门出境审批手续,李辉索性办理了护照出入境。再后来,赌红了眼的李辉干脆采取偷渡的方式,悄悄往返于珠海和澳门之间。

一年时间里,他去澳门豪赌不下50次,成了赌场贵宾房的常客,赌注也越下越大,从几百、几千元到动辄几十万、上百万元。

起初李辉还是能“见好就收”的,通常随身带去两三万元,输光就走人,赢了也不恋战,而且运气居然不错,赢的比输的多,到2008年年初粗略一算,累计赢了100万元左右。直到有一天,他在赌场里遇见一位义乌老乡,局面才发生了转折。

这位姓马的老板经营义乌一家规模和名气都很大的袜业公司,在当地袜业同行里能排到前5名。李辉第一次见到对方时颇为意外,因为那家袜业公司经营得很好,而马老板在义乌的口碑也不错。

两个老乡本来很熟,此时赌场内撞见,难免都有些尴尬,但彼此相对一笑,心照不宣。马老板显然是赌场中的老手,每次几万元、几十万元的下注,眉头也不皱一下,出手之阔绰一下就把李辉给震住了。李辉把心一横,决定与他联手出击。

然而正是因为大手笔“跟注”,让李辉遭遇“滑铁卢”。马老板运气不好,输得很惨,赔进去的钱大概有几千万元,而李辉不仅将原先赚的那100万元输光了,还多输了不下100万元。

眼睁睁看着自己十几年来辛苦赚来的钱被赌场吞噬,李辉很不甘心,总指望有一天能起死回生。2008年年中,恰逢外贸不景气,李辉的纺织厂效益下滑,输红了眼的他索性将办了8年的厂子作价300万元卖掉,带着这一大笔钱他再赴澳门,结果没几天又打了水漂。

“短短一年,500万元扔进赌场,连水花也不溅起一朵。”李辉懊悔地说。最后一战时为了翻本,身无分文的他向相熟的赌场中介(俗称“码仔”)借了50万元高利贷,结果再欠下一屁股赌债,灰溜溜地回到义乌。

为了还赌债脱身,他不得不把自己在义乌的数百平方米豪华大宅300万元卖掉,跑到杭州租了一间几十平方米的房子,深居简出。对他来说,如今回趟义乌都是一件奢侈的事。

浙企倒闭潮背后

李辉透露,在义乌和温州,像他一样频繁前往澳门碰运气的商人赌徒为数众多,有些人每次要准备上百万元的赌资,这些钱基本上是有去无回,反而还会欠下一大笔高利贷。

“跟他们比,我还算赌瘾比较小的了。”李辉自己解嘲说。

广泛流传于义乌、温州坊间的一些“故事”,经常会提到当地某些声名赫赫的大企业,因为老板好赌而导致资金紧张、经营困难,似乎也从侧面验证了浙商赌博风气之盛。

责任编辑:采集插件
首页 | 资讯 | 关注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房产 | 时尚 | 生活 | 图片

Copyright © 2015-2017 博彩导航_博彩游戏|博彩亚洲最全面在线注册开户娱乐代理平台网址 版权所有 苏ICP备15018259号  

电脑版 | 移动版